陶泥心路歷程

Enterprise科技?傳承?創新
Introduction

一團陶泥的心路歷程 ---當陶泥遇到3D打印

理想與現實的碰撞

看過《人鬼情未了》電影的觀眾想必都曾被男女主人公經典浪漫的制陶場景吸引,一時間陶吧風靡大街小巷,但玩過陶輪的人都知道,在陶輪上做一個陶碗或是陶罐,看似簡單,真正上手才發現需要非常精準的控制力,即使是最基本的圓柱體形態,不練個十天半個月的是沒法做好的。在圓柱體的基礎上,再要做出其他形態,也需要各種小心翼翼的嘗試,對陶輪的旋轉速度、陶土的濕潤程度等都要時刻注意。手指的移動稍微偏一點,就可能前功盡棄要推倒重來。最終由于體驗感不佳,導致許多陶藝愛好者興致黯然,千年文化與技藝的承載體對于大眾太過高冷,陶藝之美,淺嘗則止。

數字制造與傳統陶藝的交集

陶輪旋轉過程中,手和手指的移動是創意的直接來源,決定了作品的最終形態,試想這種精細的動作,讓更有控制力的機器來做會怎樣呢?工業4.0時代,數字制造必然對傳統行業進行顛覆,歐美先進國家早已用先進的陶瓷研究和生產方法在和我們的傳統陶瓷競爭!

來自廈門斯瑪特的工業設計師楊德安在2008年就開始探索3D打印技術與文化創意產業的結合,并在多年的3D創新應用實踐中發現了大量跨界整合和創造的機會。2015年,在楊德安的帶領下,斯瑪特團隊與廈門市工業設計中心合作,成功研發出了全國首創的陶泥3D打印機,由此開始了探索傳統陶藝和3D打印技術交集的旅程。

目前3D打印技術在陶瓷方面的應用有陶瓷粉末激光燒結、陶瓷樹脂復合材料光固化、CDM擠出式盤筑成型以上三種方式。材料是關鍵,前面兩種材料需加入粘合劑混合材料,預燒結或光固化后再次燒結成型,材料及設備價格昂貴,無法適合普通消費者。相比之下,陶泥CDM擠出式盤筑成形采用原生態粘土材料,不需任何添加劑,從其易學、成本低的優點來說,更適用于廣大陶藝愛好者進行3D打印體驗創作,平均每分鐘約1cm高度的打印成型速度,對使用者來說,體驗感更強。

斯瑪特團隊在研發過程中發現,如果僅僅對現有3D打印機進行改裝,而不從根本上調整打印技術來適應陶泥材料的特殊性,打印出來的陶器會變形、倒塌,同時燒制以后也會出現熱抗性低、開裂等諸多問題,無法與傳統工藝制造的陶瓷器型媲美。因此,斯瑪特團隊在與福建德化鳳凰陶瓷研究所合作花了近一年時間潛心研究,終于領略了陶泥的本性,催生出基于全新理念的泥料,徹底解決了陶泥倒塌的問題,同時也總結出了一套適合陶泥的3D打印流程,并制造出適合不同用戶的陶泥3D打印機款式,最大可以打印體積為800*800*800(cm)的器型。用戶可以在操作過程中與陶泥3D打印機進行互動,用技術啟發藝術,藝術挑戰技術,在這個跨界的時代,藝術的表現可以無所不能!

微信圖片_20170901105507_副本.png

數字泥土的核心是其新的藝術語言可能性而非3D打印

將3D打印應用到傳統陶藝的一個最直接的益處,就是形態上的自由度。傳統陶藝由于工藝和材料的特性,在形態上雖然有很大的創造空間,但也受到很多特定的束縛。3D打印通過層層疊加的“增材制造”方法,突破了傳統陶藝在形態上的很多限制。斯瑪特團隊最初的陶泥3D打印項目就探索了很多非傳統的陶土器具和雕塑形態。

在專業人士看來,3D打印過程中層與層之間的縫隙在其應用中也許是一種“缺陷”,需要彌補或改進。而楊德安認為當前所有的3D打印機一直處在精度論下,非精度也是一種藝術美。陶泥3D打印機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將這種“缺陷”強調出來,通過對3D打印機的打印軌跡的控制,在陶器表面創造出各種意想不到的肌理效果。眾所周知,在高度控制的環境中,機器行為完全能夠預期設定,這是工業生產的模式,但是如果我們能夠使機器生產不排除環境干擾,反而將環境因素(如溫度、濕度、噪音、地理位置等)融入生產過程中,利用參數轉化為3D打印產物的形狀和表面質感,在3D打印的流程中引入隨機性和人為干預,探索如何利用3D打印技術創造出類似手工的獨特感,在無序中創造有序,在有序中引入無序,追求一種控制下的隨機性,這對于所有創作者來說充滿了創作的期待。

3D打印等的數字制造技術在傳統陶瓷手工藝中的應用,更揭示了正在轉變的設計師/匠人角色。新技術和新工具的產生,使得原本的設計、制造流程發生了改變,而設計師/匠人的角色定義也在逐漸變得模糊,設計師不僅僅是坐在電腦前面的創意者,制造、生產的流程以及人機的協同方式同樣需要創新。數字制造技術的普及(如3D打印機)使得設計師進行設計迭代更加方便,可以不斷通過原型來優化設計,而這個過程與匠人不斷通過練習來達到技藝的純熟是類似的。對于諸如陶瓷等的手工藝領域,設計師和匠人的角色常常無法區分,如今在新技術的影響下,設計師和匠人的角色將繼續合二為一。

3D打印技術是一種新工具

新科技新工具能夠激發創意,革新流程,但說到底,新工具也不過是工具而已,不管如何應用,最終是為了達到自己的創作目的。從這個角度說,設計師、藝術家、匠人等造物者,不一定非要探索工具本身的界限和含義,只需要利用工具的性能為造物服務就好。如果有些陶藝家,利用了3D打印技術,最終做出來的還是最傳統的陶器式樣,我們也不能詬病他們沒有探索新工具的可能性而只借用了新工具的效率。這就好比,有人用Photoshop可以做出美輪美奐的效果圖,而有人只不過會用柔化功能來pp圖。不同人運用工具的目的和方法都不同,我們無法要求所有人都站在工具的最前沿。但先進的工具有如馬良之神筆是造物者的永恒追求!

向往、探索、發現

與其說新技術會“替代”傳統工藝,不如說新技術是在拓展“工藝”這個概念本身的定義。工具和技術的變革也改變了設計師設計的對象。在3D打印陶瓷的領域中,3D打印技術提供了形態上的巨大自由,使得陶瓷器件不再受傳統工藝流程的限制。形態上的復雜度,在傳統的工藝中直接會造成生產成本的變化,因而是傳統陶瓷設計中需要著重考慮的部分;但對于3D打印來說,一切形態皆平等,而設計師也可以自由地嘗試更加繁瑣的形態,探索新型的美學語言。對于懂得改造工具的設計師來說,他的設計對象不再只是最終的產品,而是一個包括工具、規則和最終產品的系統。他的角色更像是“導演”,而不僅僅是“美術指導”。        

一直以來,人們都在用雙手去體驗、用智慧去感觸泥土,創造了千年陶瓷藝術和陶瓷文化!觸摸,思考和感悟,我們用雙手和智慧幫3D打印機去感觸,然后我們讀懂了3D打印,幫助3D打印機馴服了陶泥,泥土源于大自然,自然應該遵從大自然的法則,于是技3D打印術與陶瓷藝術的碰撞才剛開始……

撰稿人:廈門斯瑪特集團 楊德安


3分快3计划软件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11选5任二稳赚技巧 psv最好玩的游戏排行 黑马全人工计划软件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会造假吗? 11选5咋看 时时彩平台骗局 玩大小单双软件下载 幸运pc28最快结果参考 江苏快三技巧规律 pk10走势图查询 2018炸金花下载大全 大乐透30期走势图 捕鱼赚钱一天5000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百分百中奖